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热门搜索: 空姐  机型  美景 

敦煌寻梦——西出阳关羌笛怨
2016-05-05 16:34:00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查看原图

  陈鲁宁 图文

  敦煌,一词,最早见于《史记·大宛列传》中张骞给汉武帝的报告,说“始月氏居敦煌、祁连间”。早在公元前111年,汉朝正式设敦煌郡。古代人一般用汉语字面意义来解释“敦,大也。煌,盛也”。沿着古丝绸之路,各国使臣、将士、商贾、僧侣络绎不绝,而敦煌由此成为“咽喉锁钥”,成为中西方贸易的中心和中转聚集地。

  阳关和玉门关,为丝绸之路通往西域北道最西边陲的两座要隘,位于敦煌城西北90千米处戈壁滩中,为当年汉武帝开辟河西,“列四郡,据两关”之地,是古丝绸之路西出敦煌,通西域的必经关卡和门户。唐代诗人王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一出,更是让古往今来,多少旅者埋下心愿,毕生一定要来拜谒阳关和玉门关......。

  今年仲春之际,终于有机会来敦煌。坐了一夜夜车抵达敦煌后,当地朋友拉上我们就西出敦煌去两关。一路上,远处不是传来阵阵驼铃,悠扬羌笛,脚下却是一条从未见过的笔直笔直的大道,平坦无弯,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地沿着天际线,伸向初绽的蓝色远方。

  晨曦中,玉门关突兀、孤傲耸立在依稀难辨的大漠孤道中,四周只剩下由黄土垒成高十米、上宽三米下宽五米的城墙残桓,东西长二十四米、南北宽二十七米,面积约七百平米的关城内,只剩下风萧萧下洞开的西和北两门,紧挨着遗址黑黢黢的烽火台。抚摸着厚重的砂岩垒成的墙身,历史印刻下深深的苍凉与悲壮,仿佛透过漫天黄沙,告诉旅者“一片孤城万仞山”,把烽火硝烟中守护边陲将士的悲壮豪情再传递给今人!

  置身于此,我把曾拜谒过的汉长城遗址镜像,揉合叠置在一起,似乎穿越了从历史的浓雾,发现当年在隔壁大漠中建起十米高,五米宽、延绵几百公里的汉长城,正是在这儿先连接上玉门关,而后才直插昆仑山北麓和天山南麓,分为南北两条道路。南线出敦煌,经过楼兰,越过葱岭而到安息,西至大秦(古罗马);北线由敦煌经高昌、龟兹、越葱岭而至大宛。自汉唐起,又沿天山北麓开辟一条新路,由敦煌经哈密、巴里坤湖,越伊犁河,而至拂林国(东罗马帝国)。

  回溯漫长历史之河,人类无论从哪儿聚集在一起,都渴望交流、交往。眼前历史的残桓,再次验证,只有开通道路,才可换来文明交流。敦煌的辉煌,正是缘于这条丝绸之路,让起源于古代四大文明区域勇敢的先驱们,通过驼、马等多种交通工具,向自己认知世界的边缘处去探险。迈过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恒河和黄河,到达河西走廊,向西向西,再向西,穿过中亚腹地,最终到达欧洲。

  两关护拥的敦煌,自此成了西域胡商与中原汉族商客在此云集、从事中原丝绸和瓷器、将西域珍宝、北方驼马与当地粮食的交易的聚集地。与此同时,中原文化、佛教文化、西亚和中亚文化不断传播到敦煌,中西不同的文化在这里汇聚、碰撞、交融,使得敦煌成为“华戎所交,一大都会”,人文荟萃,文化粲然......

  出了两关,就是“风播楼柳空千里,月照流沙别一天”的荒漠戈壁了。敦煌的雅丹地貌(敦煌雅丹国家地质公园)地处敦煌西200公里处,分布区长宽各10公里,土丘高大,多在10—20米,长200—300米,丝绸之路北线由此通过。该雅丹地貌区块,走向与盛行的西北风向垂直,而与山地洪水流的方向一致,是玉门关形成敦煌的第二大景区,漫长的历史长河在千百里不停得通过造地运动,雕琢出一座典型的雅丹地貌群落,幻变出堪称世界仅有的大漠地质博物馆。

  进入雅丹,遇到风吹,鬼声森森,夜行人常常转而不出,当地人们俗称雅丹为“魔鬼城”。其整体像一座中世纪的古城堡,这座奇特的城堡,是地质变迁自然风雕沙割的结果,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这里的山体呈浅红色,坐落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形态各异,有宫殿、城墙、街道、大楼、广场、雕塑,或是森林里的孔雀、金狮、雄鹰。最为震撼的是,那一片在苍茫戈壁海洋出海“远洋舰队群”,庞大的砂岩石在蛮荒洪流的冲荡下,成排成列,宛若惊涛骇浪大海里的巨舰,气势磅礴地向着旅人齐齐扑来........

  其实,雅丹地貌的形成有两个关键因素。一是发育这种地貌的地质基础,即湖相沉积地层;二是外力侵蚀,即荒漠中强大的定向风的吹蚀和流水的侵蚀。干旱区的湖泊,在形成历史中往往包括反反复复的水进水退,因而发育了上下叠加的泥岩层和沙土层。风和流水可以带走疏松的沙土层,对坚硬的泥岩层和石膏胶结层却作用有限。不过致密的泥岩层也并非坚不可摧,荒漠区变化剧烈的温差产生的胀缩效应将导致泥岩层最终发生崩裂,暴露出来的沙土层被风和流水带走,演变为凹槽状,依然有泥岩层覆盖的部分相对稳固,形成或大或小的长条形土墩,雅丹地貌的形态逐渐在漫长岁月里凸现出来.......。

  敦煌雅丹,其神奇不用过多累述。来到这巨石砂岩构筑成的世界,一切的一切,是需要自己双瞳去审视,用自己的灵魂去感悟的!天与地之苍茫处,唯有烈风苍茫依旧。从这里穿越过戈壁大漠,去眺望遥远的东方,大地可以毫无障碍、笔直延伸到天穹尽头。刚刚升起的太阳,还未抛离地平线,犹自悬挂在那里,柔和的金光洒落在黄、黑色色块的地面上,万籁俱寂,大自然造物的雅丹,在天穹下一派神圣而绚丽。在我的心中,此时此刻,四周景物沉浸在如梦如幻氛围里,如同敦煌古城的辉煌,沉淀了太多的历史,湮没着太多的文化,乃至厚重深沉得令人不忍直视........。

  季羡林先生说过:“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再没有第五个;而这四个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再没有第二个”......,其实,敦煌在我心中,早已是一个不需要理由说服我来的地方,因为儿时的许多梦想,只有到了敦煌,才有可能得以圆证、得以实现.....。

相关图集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