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旅游网欢迎您!
热门搜索: 空姐  机型  美景 

徽州行——宛若山水画似的宏村
2016-03-15 14:19:18   来源:中国航空旅游网   

查看原图

  三月中柳芽吐绿,油菜花在人们视野里掀起的黄色喧闹虽已褪色,但皖南山区的翠绿还是给我们这帮四十年来此聚会的老同学们,带来了期许中的清澈蓝天和满目春色的惊喜!

  从金陵出发,瞬忽间离别了尚为雾霭笼罩的天空,进入古徽州地界后,迎接我们的是瓦蓝瓦蓝的天,碧绿碧绿的田野,时不时在葱郁竹林和清净山谷里冒出的黛瓦白墙民舍,一泓泓山泉贴着不高的山脊缓缓而下……

  正是这种扑鼻而至的乡野薰风,让大家不知不觉中就又返回到了四十年前的上山下乡的境遇里。皖南宏村,伫立在徽州六县之一的黟县东北部,位于黄山西南麓。刚刚到达宏村村口,大家就迫不及待迈开六七十岁的老腿,撩开那垂下的青青细柳,攀过横跨在南湖清波之上的巨石拱桥,钻入那弯弯曲曲的古老小巷里去探幽访古.......

  宏村始建 于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31——1162年),原为从中原地区躲避战祸迁徙至此的汪姓百姓聚居之地,绵延至今已有九百余年。它,背倚黄山余脉羊栈岭、雷岗山等,地势较高,丰沛的山林雨水,孕育出奇幻非凡上午一派云蒸霞蔚景色,时常呈现出如浓墨重彩,或似泼墨写意,人们把它比拟成一幅徐徐展开的山水长卷,被誉为“中国山水画里最美乡村”。

  全村现保存完好的明清古民居有一百余幢,古朴典雅,意趣横生。“承志堂”富丽堂皇,精雕细刻,可谓皖南古民居之最;南湖书院的亭台楼阁与湖光山色交相辉映,深具传统徽派建筑风格;敬修堂、东贤堂、三立堂、叙仁堂,或气度恢弘,或朴实端庄,再加上村中的参天古木、民居墙头的青藤老树,庭中的百年牡丹,昭示出远久年岁里村民的无比智慧。

  然而让我们最为惊叹不已的,还是古宏村人 “顶层设计”的能力。 据说,宏村的基址及村落全面规划,多年是三顾茅庐请得海阳县(现为休宁县)的何可达老先生亲临,他经考察踏勘认为,宏村的地理风水形乃一卧牛,须按照“牛型村落”进行规划和开发,如此初定后,最后由村落里最年长的七十六世祖妻子重娘拍板敲定。村民首先利用村中一天然泉水,扩掘成半月形的月塘,作为“牛胃”,然后,在村西吉阳河上横筑一座石坝,用石块砌成有六十多厘米宽四百余米长的水圳,引西流之水入村庄,南转东出,绕着一幢幢古老的楼舍,并贯穿“牛胃”,这就是“牛肠”。为此,汪氏祖先曾立下规矩,每天早上八点之前,“牛肠”里的水为饮用之水,过了八点之后,村民才能在这里洗涤。更为奇妙的是,这牛肠的水位,无论天晴下雨,总保持在一定的高度,即水位总是低于小桥以下一点,不多不少,十分奇特。

  一路走街串巷下来,沿途建有踏石,供浣衣、灌园之用。“牛肠”两旁的民居里,大都有栽种着花木果树的庭院和砖石雕镂的漏窗矮墙,曲折通幽的水榭长廊,小巧玲珑的盆景假山。弯弯曲曲“牛肠”,穿庭入院,长年流水不腐。

  然后在村西虞山溪上架四座木桥,作为“牛脚”。从而形成“山为牛头,树为角,屋为牛身,桥为脚”的牛形村落。据说开挖月塘时,很多人主张挖成一个圆月型,而当时的老人家重娘却坚决不同意。她认为“花开则落,月盈则亏”,只能挖成半月形。最终,月塘成为如今极为内敛的半月形。

  后世来此的许多堪舆名家皆赞同,牛有两个胃才能“反刍”的说法,因为,从风水学角度来看,月塘作为“内阳水”,还需与一“外阳水”相合,村庄才能真正发达。明朝万历年间,又将村南百亩良田开掘成南湖,作为另一个“牛胃”,历时130余年的宏村“牛形村落”设计与建造告成。

  “牛形村落”科学的水系设计,不仅为宏村解决了消防用水,而且还调节了气温,为居民生产、生活用水提供了方便,创造了一种“浣汲未妨溪路连,家家门前有清泉”的良好环境。专家评价宏村是“人文景观、自然景观相得益彰,是世界上少有的古代有详细规划之村落”。被中外建筑专家称为“中国传统的一颗明珠”、“研究中国古代水利史的活教材”。

  来到南湖(牛胃)变细细审视,它就像“引而不发的羽箭”,效仿杭州西湖 “平湖秋月”样式,整个湖面呈大“弓”形,“弓背”为两层湖堤,上层宽达四米;贯穿湖心的长堤如箭在弦上,一座拱桥如同羽族。走过南湖,微风拂煦,湖面浮光倒影,水天一色,远峰近宅,跌落湖中,难怪有诗赞“夹岸桃李花,浓英殊窈窕”“入夏菱荷香,镜面净为扫”““最是夜阑风浪静,楼台灯火半模糊”。

  虽说宏村的建筑主要是住宅和私家园林,还有书院和祠堂等公共设施,建筑组群比较完整。各类建筑都注重雕饰,木雕、砖雕和石雕等细腻精美,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村内建筑大都傍水而建,围绕着月沼布局。住宅多为二进院落,有些人家还将圳水引入宅内,形成水院,开辟了鱼池。比较典型的建筑有南湖书院、乐叙堂、承志堂、德义堂、松鹤堂、碧园等。但真正让我们感到惊艳的则是条条深巷里尚有村民居住的一间间古老的民居。宏村几乎家家背倚秀美青山,清流抱村穿户,明清时期建造的民居几百年来静静伫立在寂空下,高大奇伟的马头墙有骄傲睥睨的表情,也有跌窍飞扬的韵致,灰白的屋壁被时间涂划出斑驳的线条,更有了凝重、沉静的效果;走进民居,美轮美奂的砖雕、石雕、木雕装饰入眼皆是,门罩、天井、花园、漏窗、房梁、屏风、家具,都在无声地展示着精心的设计与精美的手艺,几百栋明清宏村古民居群像活化石般成了徽派建筑的典型代表,,其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为世所罕见又有谁能不为宏村人极高的远古审美情操而从心底感到震撼!

  当我们转出深深长巷来到宏村村口时,一眼望去,见到有两棵五百年树龄的古树,这两棵大树,一棵叫枫杨树,当地叫红杨树;一棵叫银杏树,当地人叫白果树。北侧的红杨树高近二十米,树围足足六米,需四五个人才能合抱,树冠形状像一把巨伞,把这村口数亩地笼罩在绿荫之中。南侧的白果树高三十多米,形如利剑,直刺天空,因为银杏是世界上稀有的树种,而这棵银杏又有五百岁,所以大家把这棵银杏称为村口“瑰宝”。这两棵大树是这牛形村的“牛角”,宏村的“风水树”,也是一种吉祥的象征。按照这里过去的风俗,村中老百姓办喜事,新娘的花轿要绕着红杨树转个大圈,这预示着新人百年好合,红福齐天;高寿老翁辞世办丧事,要抬着寿棺绕着白果树转个大圈,寓示着子孙满堂,高福高寿。让宏村骄傲的是,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一九九七年十月专程来宏村参观,他为这里的古建筑和古水系设施留下“黟县宏村古建筑物是国家的瑰宝”的赞语。二零零零年,国际古遗址专家大河直躬在考察宏村后由衷评价“青山绿水本无价,白墙黑瓦别有情”。

  傍晚,当我们离别宏村这片让世人骄傲的皖南古村落时,斜日早已掩映在金黄色的一抹余晖之中,游人的足步声在小巷里也已渐渐消散,可那半月形的池塘,依旧水平如镜,波光铄金。宽阔的南湖上,荡漾着四周古民居的排排倒影。小粉墙、乌黛瓦、马头墙、蓝天白云,还有在池塘边,浣洗的农家女,白鸭游弋划出的清澈水线,戏耍欢乐的孩童撒下一串串笑声…….终将深深地烙印在每一个瞻仰过它的人的心底!(文/图  陈鲁宁)

相关图集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支付方式 | 辽ICP备10012394号-11 | |